丛山万座

我真的







很喜欢你呀

你好鸭



这里是山山!!!





伞修是小宝贝   乐乐是大宝贝



吃很多cp,墙头一堆

目前主混全职和王者


伞修/喻黄/周翔/双花/双鬼/方王/林方/唐赵/铠宝/信白/云亮/邦良/橘菠/药鱼/快新/帕佩/瑞嘉/雷安     cp不逆不拆,也不吃大三角和乙女向





初心全职

底线戳爷






他们是最好的。







你有一封情书等待签收

多cp向,详见tag


一些句子源于网络

当然也是有原创啦www





//////////


「双花」












再睡一夏:我知道,是流星赞美了黑夜


再睡一夏:鲸鱼安慰了大海


百花缭乱:而血景与繁花并行


百花缭乱:书写了我们

















——《叶修:我当然也知道,你书写了四亚》
















「喻黄」








夜雨声烦:今晚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索克萨尔:今天也会关.心.少天的^^

















——《黄少天:喵喵喵?!!!》


















「周翔」








一叶之秋:忘川之上,桑梓之下,一半是光,一半是影


一枪穿云:可我看到的,全都是你





















——《方锐:孙翔一半黑一半白。?》














「双鬼」






逢山鬼泣:手可摘星辰,摘不到你的喜怒哀乐


鬼刻:哦

















——《李车干大大你完了》














「方王」








王不留行:我希望你在我的未来里


冬虫夏草:可你就是我的未来



















——《叶修:一起退役养老?》











「林方」










冷暗雷: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海无量:那你什么时候住进我心里啊


















——《林大大要.住.进.方锐大.大.心里啊》



















「唐赵」








唐三打:自报家门


韶光换:你的爱人





















——《唐赵,真好》

























「伞修」










叶修 V:


37连胜


冠军


可以回来了吗








































您有一条私信内容






































秋木苏:叶修呀


秋木苏:没机会啦



















——《沐橙,别闹了》
















//////////



《关于兴欣公会为何被人围攻》











又名




《伞修吧唧一口大刀子》















回暖

我我我我又来祸害铠宝了(bushi
这是一个饱受风雨摧残时想出来的脑洞
妈耶好冷
一点点点点信白











北方的冬天总归是很冷的。




屋外依然窸窸窣窣地下着小雪,尽管门窗紧闭着,在屋内升起炉火,但双手仍需与跳动的火焰接近触碰才能感觉到流动在指尖的一点暖和。



“这雪下起来后没完没了了。”






至尊宝在床上翻了个身,雪已经连续下来了三日了,他也以三日窝在家中寸步不移,可雪仍未有停歇的意味。粮食倒是不必担忧,韩将军为讨好李太白可和他套了不少近乎,各种山珍海味还嫌吃腻了。





至尊宝蜷成一团,裹着被子又翻了个身,开木门的声音却突然吱呀一声响起。





至尊宝竭力忍住怒气,跳下床绕过屏风,一面又撸起袖子大吼,“李白我真的没有酒了!!!!你找韩信要去好吗?!!!!”




“……”





站在门外的雪人抱歉地鞠了个躬,飘落在他头上的雪哗啦啦的落下来,露出一个英俊的面孔。就是皮肤太白了一点。至尊宝想道。



















屋外雪依然下着,狂风拍打着几乎要散架了的窗户。



“哦,所以你是迷路的外来旅客啊。”至尊宝吸了吸鼻子,身体不自觉地朝着铠那边倾,“嗯。”铠闷闷作响,说实在的,为什么他们俩个要挤同一张被子啊……








“暖和。”至尊宝打了个哈欠,“还是我收留你的呢,不然你冻死在外面啊?”至尊宝整个人已经瘫在了铠身上,头一歪索性就靠在了他肩上。




“你……听的见?”铠愣了一下,至尊宝嗯哼一声算是作答了,然后就再无声息,铠的右脸被他的头发骚弄得有些痒,他扭头一看,至尊宝却从他肩膀上滑落下来,直直地摔在他的大腿上。























睡了……























至尊宝揉眼打了个哈欠,条件反射性地想从床上爬起来,一个鲤鱼打挺,





额头重重地磕到铠的下巴。




“对……对不起……我错了,我给忘了……”至尊宝揉着红肿的额头,嘟着嘴巴,双眼真切而诚恳地对着铠眨了眨。

“没事……”

铠单手掩面,耳朵爬上一丝红晕,这小猴子,太可爱了吧……

“诶诶诶?!我撞到了你的耳朵了吗?!!!”

“没有……”


“那那那那,那你耳朵怎么红了啊?”


“也许……热。”

“?!”

“那我给你开窗!!!”


铠猛的扬起头,北风刮着飞雪迎面拂来,糊了他一脸。

铠:“……”
至尊宝:“……”



至尊宝手忙脚乱地又关上了窗,然后回头看着满脸雪的铠,“这个……现在不热了吧……”


“嗯……”

“也许用雪敷着,等一下下巴就消肿了!”

“……”

“那真是不胜感激……”















雪终于是停了。

铠简单打理了一下行李,离开这座小城时,回头看了一眼被风雪吹得有些歪的木屋,朝着空无一人的地平线挥了挥手。


至尊宝趴在床上,头埋在枕头里无力地挥了挥手。




















这场倒春寒来得令人措不及防。









至尊宝缩在被子了,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借宿者吗。至尊宝裹着被子下床,赤着脚绕过屏风开了门。来人用手轻轻拂去头上顶着的白雪,“方便借住几日吗,至尊宝先生。”



“当然。”至尊宝用被子一同把那人包住,拍了拍他的肩 头埋在被子里,声音有些闷闷的,“来了可就别想走了。”


“好。”铠环住至尊宝的腰,轻轻地在他头上落了一个吻。








雪依然在下,北风呼呼地席卷着初春刚刚萌发的一点嫩芽,但至尊宝觉得呀,





天气正在回暖,春天,就要到了。































——

春天是动物发情的季节,真好。

















呜呜呜呜呜

刚才打了一局游戏,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呜呜呜呜呜

我的名字是一叶之秋嘛,虽然后面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www,匹配到一个也是带有乱七八糟符号的,叫秋木苏……

巧的是

我用大乔,他用孙策

开局我就有一颗想死的心,他是给我送刀子的吗

秋木苏:阿修你好呀,想我了吗

他开全部,全部

然后这一局双方都是心态爆崩,根本就没有认真打游戏的,全在伞哥呜呜呜呜生日快乐,虽然我也是其中一员

游戏要结束时,对面小乔突然发了句 :苏沐秋哥哥生日快乐呀

然后对面牛魔接下去了,没错,接下去了

牛魔:伞哥生日快乐啊!!!!今年也是十八岁的一年!

……………………

我真的是第一次打游戏还吃了一大口刀,我哭了,呜呜呜呜呜伞哥生日快乐啊呜呜呜呜呜

【黑遍全联盟】当攻可以变成受喜欢/讨厌的东西

是《当受突然幼化》的一个小后续w  链接走评论x

我我我我尽力了!!!!不要嫌弃鸭orz,是伞哥存活梗(其实写伞修那一段的时候就在听落差,差点就写成刀了emmmm)www 文笔渣,人物ooc  慎点q

一点点双花www




喻黄的场合

“……”

黄少天风中凌乱。

妈的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一觉醒来我的男朋友不翼而飞而床上突然出现一个巨无霸秋葵?!!!!!

“少天。”秋葵(bushi)喻文州缓缓开口。

不是为什么秋葵还会说话啊我去这是什么毛难道要我亲这个秋葵队长才会变回来?!!!!

黄少天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少天?”喻秋葵歪了歪头,不是为什么秋葵还会歪头啊谁来救救我,黄少天再次欲哭无泪。

当然最后黄少天还是忍住了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抱住秋葵一阵猛亲。下一秒喻文州就不负众望终于变了回来,他轻轻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抱住在他怀中瑟瑟发抖的黄少天。

“队长为什么会变成秋葵啊QAQ如果刚才亲了还变不回来的话我是不是要和秋葵队长共度余生啊。。。”

“少天可以不和我共度余生啊。”喻文州笑。

黄少天突然闭了嘴,把头埋进喻文州的怀中,闷闷回答道,“不要,队长变成了秋葵我也喜欢,只喜欢队长,最喜欢队长,最最最最最喜欢队长了。”












然后喻文州又变成了秋葵。

喻文州:少天 ^ ^

黄少天:………………

方王的场合

其实王杰希此时很开心并且根本不想方士谦变回去。

方士谦变成了一只猫。

其实方士谦现在也不想变回去。

因为他享受到了平日(除了床上)根本就享受不到的待遇,王杰希正在揉他的手,准确来说是在揉他的肉球,揉湾了肉球就又开始撸他的猫,方士喵横躺在王杰希的大腿上,看着一脸满足甚至眼里都是星星的王杰希。

妈的小队长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但是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几天,方士喵就郁闷了。

微草训练室不允许宠物进出。方士喵委屈,方士喵三星,方士喵不高兴,以前他可以凭着前队长的威信(其实是他死皮赖脸)而随意进出训练室,一天到晚都是盯着小队长看,但是!!!现在他不能进去!!!

最后方士喵还是在王杰希撸他的时候偷偷亲了一下他的嘴。王杰希望着突然消失的方士喵生气地瞪大了右眼导致两只眼突然一样大了。

方士谦:喵喵喵
王杰希不为所动,他想念他的方士喵了。

所以方士谦又变回方士喵了,王杰希心满意足地继续撸猫。

方士谦:小队长难道养我不好吗
王杰希:不要,我要猫
方士谦:三星,我不要变回去了
王杰希:……
王杰希:不要,方士谦和方士喵我都要

双鬼的场合

《震惊?!黄少天抱着秋葵热吻,这到底是人格的丧失,还是道德的败坏?!详情请收看,郑轩说》






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




《震惊?!虚空惊现吴女士最讨厌的金毛狮子犬而妻奴李轩却无动于衷,这到底是人格的丧失,还是道德的败坏?!》

李轩趴在床上,大脑一片空白。

为什么阿策对狗毛过敏我还变成了金毛犬更加是现在阿策也亲不了我我该怎么办而且为什么现在还是换毛期狗毛满天飞我是真情实感地哭了。

“李轩,你还在里面吗。”吴羽策敲了敲门,李轩有气无力地吠了一声,“那我进来了。”

下一秒,吴羽策就推门进来,李轩仰躺在床上,突然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不明所以地乱叫:卧槽阿策你怎么进来了你不是对狗毛过敏吗?!

吴羽策现在头晕得很,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连走路也是带飘的,他直接扑通倒在床上,一把搂过李轩,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两人就这么躺在床上,对视着,李轩伸手去探吴羽策的额,皱眉发问,“过敏这么严重,阿策你干嘛还要进来啊……”

吴羽策微微侧目,“让你一直当狗啊,虚空怎么办。”

李轩:……
李轩:好像是这样的。
吴羽策:白痴。

周翔的场合

轮回可能就比较清新脱俗了。

一屋子的人围着周泽楷变成的企鹅大眼瞪小眼。周泽楷因为太热而趴在地板上,完全没有枪王(孙翔男朋友)的风范。

吴启举手发问,“队长会不会热死?”周泽楷三星,呆毛下垂,孙翔连忙瞪了一眼吴启,“去去去,说什么啊。”江波涛低头,看着趴在地上已经虚脱的周泽楷,“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现在这个季节……”杜明抬头看了看窗外,点了点头。

吕泊远举手,“那把队长放冰箱吧。”

这实在是一个下下策,但也没有办法,最终将周泽楷塞进了冰箱。

周泽楷确实是凉快了许多,但是轮回休息室的冰箱空间实在有限,周泽楷这只鹅也是勉强才能塞进冰箱里。

“队长,你在里面吗。”

冰箱外突然传来孙翔的声音,周泽楷哀怨地低嗷了一声,孙翔打开冰箱门,将周泽楷抱了出来,周泽楷直接就蜷在了孙翔怀里,以示抗议。

孙翔抱起不开心的周泽楷,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惊喜地看着变回来了的周泽楷,“诶队长你真的变回来了啊我还以为黄少天是骗我的呢。”

周泽楷歪了歪头,呆毛因为兴奋而摇了两下,“嗯。”

“还是孙翔最好了。”
“那当然,你翔哥是什么人。( ͡° ͜ʖ ͡°)✧”

伞修的场合

“沐秋啊。”叶修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苏沐秋却已经是睡着了,“是最近比赛太累了?”

叶修也钻进被子,拿起手机,职业选手群里黄少天却还在吐槽。

夜雨声烦:你们都不知道队长变成秋葵时我有多么绝望

百花缭乱:厉害厉害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敢说孙哲平没有变???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说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知道吗大孙变成了一条狗你们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

鬼刻:……

逢山鬼泣:阿策你好了吗,不能看手机啊

鬼刻:没事

一叶之秋:我去你们都变了啊我还以为只有周泽楷变了

沐雨橙风:好像是攻会变成受喜欢的东西诶

夜雨声烦:苏沐橙你疯了吗?????我喜欢秋葵?????

喻文州:应该有可能变成受讨厌的东西

风城烟雨:有点好奇周泽楷变成了什么

无浪:鹅

一枪穿云:是企鹅

风城烟雨:孙翔喜欢企鹅吗?我怎么不知道

吴霜钩月:呵,还不是队长喜欢他就喜欢

一枪穿云:……

吴霜钩月撤回了一条消息

吴霜钩月:我不是我没有别看我是方明华

笑歌自若:???滚好吗???

沐雨橙风:咦,那我哥怎么没有变?难道他不爱叶修了?

风城烟雨:这个时候就应该@秋木苏

君莫笑:别,沐秋他睡了

王不留行:抱着猫窥屏,呵,说到苏沐秋叶修就爆手速了,男人

君莫笑:咦,方士谦怎么没有出来管一下王杰希

一寸灰:队长有养猫吗?

一寸灰撤回了一条消息

一寸灰:王杰希前辈有养猫吗?

王杰希:是方士喵

防风:弱小,可怜,无助,但喜欢小队长

风城烟雨:叶修别扯开话题啊,说,苏沐秋绿了你有什么想法

君莫笑:啧

君莫笑:为什么要变啊

君莫笑:哥最喜欢的不就是沐秋了






























秋木苏:阿修呀

秋木苏:我也最喜欢你了








【黑遍全联盟】当受突然幼化

cp为喻黄/方王/双鬼/周翔/伞修

带一点点刘卢,就不打tag了,注意避雷昂
短篇+已完结,可能会有一个后续,人物严重ooc……希望不要嫌弃orz
后续链接走: http://papeiy.lofter.com/post/1f07fb27_12bade846




喻黄的场合



“……”喻文州忍不住将手放在面前这个小孩的头上揉一揉,在后者睁大眼睛无邪地对着自己笑时开口,“是少天吗?”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伸出双手举高,双腿在床上乱蹬,咿呀咿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眼睛里的泪水却几乎要掉下来了。




喻文州伸手抱住他,在他脸上吧唧地亲了一口。




黄少天突然就变了回来,抱住喻文州又叽叽歪歪起来,“队长队长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啊啊啊啊昨天那么用力本剑圣打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哪一天被你搞得腰酸背痛的我要怎么训练怎么打比赛啊队长你怎么一嘴秋葵味啊我刚才还以为我是被秋葵给亲了本剑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万一被秋葵看上了要怎么……”







“少天,安静点。”喻文州伸出食指覆在黄少天唇上,后者才安静下来。





黄少天闭了嘴,却又忍不住将双腿环上喻文州的腰,眨巴眨巴眼睛,“队长,我还以为变不回来了呢。”




“不会。”喻文州安慰似的在黄少天唇上落了一吻,“就是变不回来了我也喜欢少天。”







郑轩: 妈的狗男男小卢还在呢,亚历山大。



黄少天: 打扰了小卢已经被微草的刘小别拐了




方王的场合




“小队长?”




方士谦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推开门来就是一个穿着王不留行的C服骑着扫把满房间跑的小杰希。




小杰希意味不明地点了点头,双腿夹着扫把向方士谦伸出双手,方士谦蹲下,抱着小杰希就是一顿乱亲。





几乎是“砰”的一声,小杰希突然恢复原状,方士谦一个踉跄,抱着王杰希一同摔倒,重重地压着王杰希。





王杰希忍住想打人的冲动,呲牙咧嘴道 “嗯?方士谦,那么饥渴啊?快从本王身上起开。”





方士谦咽了咽口水“小队长,春宵一夜贵如金鸭,我们……”




“队长,经理找……”方士谦正手忙脚乱地脱着王杰希的衣服,高英杰却突然推门进来,盯着……被方士谦压着的王杰希压着已经快要断了的扫把两秒,最后红着脸说了句“对不起对不起”后迅速关上门。





王杰希:方士谦,什么也别说了,离婚



双鬼的场合



“阿策好可爱啊。”




李轩几乎是在醒来后就一直盯着床上变小的吴羽策,直到吴羽策醒来。




吴羽策是出奇的镇定,冷着眼在李轩和自己身上来回扫了几个回合,最后在他皱了皱眉时李轩才如梦初醒,轻轻在吴羽策脸上啵唧一下。





吴羽策理了理衣领,别过通红的脸冷冷说道,“去训练。”



李车干大大连忙点头,甜蜜地拉着吴羽策出门。



周翔的场合




周泽楷和孙翔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孙翔不开心地嘟着嘴别过脸去,哼唧一声打破了沉默。





周泽楷红着脸拉回爬远的孙翔,轻轻在他唇上啵唧一口,委屈巴巴道,“孙翔……”





变回原状的孙翔红着脸,在周泽楷脸上也啵唧亲了一口。“嗯。”







周泽楷 :孙翔ヾ(✿゚▽゚)ノ



伞修的场合



叶修举高手,站在床上,盯着毫无一人的前方,不满地嘟着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滑。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像是被人抱住了一样,下一秒,是已经十几年没有了的感觉突然出现,像是谁柔软的唇突然吻上来。




叶修呆呆地看着已经变回来了的身体,紧紧地绞着衣角,扯着微微有些沙哑的声音,“沐秋啊,怎么突然想起来看哥了……”















“阿修,我一直在呢。”

提灯人

☆cp为铠宝
☆短篇+已完结,我永远喜欢他们♡




我确实是不明白那一种感情的,但是那大概就是他提灯守候在星月湾的动力吧。


我并不知道那个传闻是不是真的。

但我还是来了。

这是一个看不见月亮的夜晚,我只能凭借着对这一带的熟悉在这一片黑暗中行走着,即使我手中有一盏灯,但我却不能点燃它,我心里默默地倒数着,紧绷着神经,最后在默念“0”时迅速点燃了灯。

耳边逐渐响起了拍打海岸发出的海浪声,我提着灯闭上眼,咸涩的海风微微袭来,吹乱我披散着的长发。而手中提着的灯的火苗已经被吹得东倒西歪。

我不知道它会不会灭掉,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只是在等。

直到我感觉到有人的指尖拢上我的长发。我睁开眼,是一个相貌模样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他撩起我的长发,歪头轻轻笑,露出一颗小虎牙。

“你好呀,我叫至尊宝。”

我抿了抿唇,他抬手接过我手里的煤灯,轻轻牵过我的手 ,把我拉上船。

“你好,我是露娜。”

我回头一看 ,星月湾已经完全看不见了,我能感受到,我们已经不是行驶在星月海上了,这是一片完全陌生的环境,即使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在短短几秒中做到的。

而我知道,这个并非只是传闻,而是真正存在的。


至尊宝坐下 盯着我的眼睛看,脸上依然挂着笑,全身上下都洋溢着欢快和喜悦。

我歪着头,“你是在这里提了多久的灯?”

他的笑突然一僵,却只是转瞬即逝的,“算起来,我已经在这里提了十年的灯了。”

“可是我听说,提灯人的工作时间,只有五年吧。”

“是只需要五年。”至尊宝纠正道,他突然站起来,向我伸出手,“来吗?”

我也站起来,拉着他的手,他从船上走下去,平稳地落在海面上,我也走下去,平日肆意的风却久久没有再起,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平静到,我们可以安稳的踏在海面上。

他拉住我的手,朝我温柔一笑。

“露娜,你真的很像很像他。”

我的心咯噔一跳,低下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嗯。”


一直听哥哥说,

人死后,就会化作星星,所有的星星都由星月湾的提灯人守护。

而每一个提灯人,都在等一颗星星。


“在等一个人。”至尊宝轻声说道,眼中温柔潋滟,似乎要滴出水来,他轻轻地磨挲着手中的煤灯,上面用正楷浅浅地刻着“至尊宝”三个字。

“露娜,你真的很像很像你哥哥呢。”


铠第一次见到至尊宝,是在他十岁那一年。

他提着灯,静静地站在岸边,少年的脸上是少有的悲哀和倔强。

他见到至尊宝时,眼泪已是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救救她……救救她……”

他从至尊宝那里拿到了一颗星星,按照至尊宝说的,将星星罩在了煤灯的灯罩里,悄悄地挂在手术室外。

他紧张地盯着手术室的灯,那一天煤灯亮了一夜,手术室的灯也亮了一夜,直到黎明前,手术室的灯才和煤灯一起

“手术很成功。”

至尊宝第二次见到铠,是露娜手术后的第三天,他手中紧紧地攥着星星,而星星的光芒却已经黯淡了下去。

“谢谢你。”铠摊开手,手上是那颗星星和几颗水果糖。

至尊宝很高兴,牵着铠的手,兴奋地带着他在星河上转悠。

『星月湾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了呀。』

铠临走前,至尊宝塞给他一盏煤灯,上面用端正的楷书,浅浅地刻了“至尊宝”三个字。

“以后你就提着这个灯来找我。”

:
我一直以为,所有的人死后都会变成星星,交给至尊宝守护,但是后来我才知道,非自然死亡的人,不会变成星星。

哥哥是三天前死的,他出了车祸,在收拾他的遗物时,我发现了这盏煤灯,还有他的日记。

上面详细记载了他和至尊宝的每一次见面,从他们相遇,到对对方有了好感,再到后来他们在一起。最后日记在铠出车祸哪一天戛然而止。


我不敢告诉至尊宝,他还是温柔地笑着,最后拉住我的手,“走吧,时间到了。”

在靠近岸时,他递给我一颗糖,我清楚地看到,那一颗糖已经过期十年了。

但我还是吃了它,在他要离开时,我忍住泪,轻笑道,“谢谢你,糖很好吃,很甜。”

他也是朝我笑笑。


我睁开眼时,自己正躺在床上。

但我一直相信着,至尊宝是存在着的,我嘴中含着的那颗糖已经过期十年之久了,甜腻的味道已经不复存在了,而是换上了淡淡的苦涩味。

我抬起头,在床头挂着一盏煤灯,光芒有些黯淡,一颤一颤的,我闭上眼。

是那颗星星吗。

FRUITS.

cp为水果组,是橘波
短篇+已完结
高甜预警啦
他们是世界第一珍宝!!!!!

Apple.  苹果

“右京和我的相遇,是因为一筐苹果呢。”马可波罗醉醺醺地趴在橘右京肩上,吸了吸鼻子傻傻地笑,轻声嘟囔道,“你当时还要劈了我呢……”

橘右京扭头,当初稚嫩的小矮子以及长大成人,唯有笑起来时那颗尖尖的小虎牙还是一如既往,他轻轻地在唇上落了一个吻,

“好,赔礼吻,怎么样。”

Bear.  出生

“右京,你知道嘛,bear的意思不仅仅是熊呢。”

“是吗?”橘右京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解开马可波罗的浴袍,“那另一个意思呢?”

“出生啊。”

“我啊,就是为了和你相遇而诞生于世的。”

Choose.  选择

他终究还是在我和阿圭姑娘中选择了后者呢。

Dream.  梦

那个时候他总是会梦见一个男人,蓝色的及腰长发披散着,配一把武士刀,淡淡地对他笑。

然后醒来时,还是一片被泪侵湿的枕。

今天是橘右京去世的第三年。

我还是好想你啊。

Fight.  打架

十八岁的橘右京打架是为了保护十二岁的马可波罗。

Gamble.  冒险

马可波罗将橘右京的武士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扬高了下巴,

“橘右京警官,会不会杀了十恶不赦的盗贼呢。”


Handketchief.  围巾

“冷吗?”橘右京抱住几乎冻僵在校门口的马可波罗,将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


“啊,还可以。”

马可波罗笑笑,大大方方地搂住橘右京,

“但是右京抱着的话,就一点也不了呢。”


If.  如果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还是会选择这样的人生。

因为遇见了右京,所以不悔于来过这世界。

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右京。

Japanese.  日本的


二十二岁的旅行家马可波罗爱上的是二十八岁的日本武士橘右京。

Lion.  腰部

“老师,可以稍微去一下医务室吗……”

马可波罗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脸色因疼痛而显得有些苍白,在老师点头后,橘右京理所当然地扶着他走出教室。

马可波罗扶着腰,扭头哼哼道,“操,疼死我了。”

“那下次小力一点。”


“没有下次了!”

“日本人は、あなたの意味よがよくわかりません。”(“日本人,不太懂你意思。”)

Mad.  神经错乱的

马可波罗想,他一定是当时因为被酒精麻痹了神经,在神经错乱的情况下才会在橘右京问他现在最想探知的是什么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回答他,

“你。”

Need.  需要

“我可以什么都不需要。”

年轻的武士单手环住自远方而来的旅行者的腰,盯着他如海般浩瀚碧蓝的双眸,深情款款地说道,

“唯独你。”


Outcone.  结果

“我和他当然是没有结果的。”

“他爱的是阿圭姑娘。”

Policeman.  警察

★是前面的警察橘和怪盗菠


盗贼娴熟地翻过墙,窜进马路旁斜斜停靠着的警车,欢快地吹了一声口哨。

“警察先生,介意载我一程吗。”

遇见

○cp主铠宝   云亮和药鱼就那么一丢丢,还有根本看不出来的信白
○短篇+已完结
○烂尾预警,流水账剧情+小学生文笔
○我永远爱铠宝

01.

而我相信,终会遇见

02.

至尊宝是一个织梦师。

顾名思义,编织梦的人。

他是一个已经逝去的人,没有生前的丝毫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至尊宝,虽然他更喜欢别人叫他宝宝,说不上理由吧,喜欢就是喜欢啊。


自他有记忆的那一天起,他就是为了编织他人的梦而存在的。

他没有告诉过别人的事,其实他还记得另外一个名字。


叫铠。



是他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而他无从得知。

03.

至尊宝有一个前辈,叫庄周。

庄周前辈很喜欢睡觉,他有一条鲲,庄周前辈似乎很喜欢鲲,睡觉时也一直抱着它。

04.

至尊宝第一次工作,是为一个将逝世的人织梦。

他叫诸葛亮,是一个很好看、很温柔的人。他有一头淡蓝色的头发,以及一双漂亮的天蓝色眼睛。

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可能是大海一样,很浩瀚,可能是苍穹一样,很干净。

而大概是出师不利,


至尊宝编织出来的梦并没有他想象出来的那么美好,梦里是一片荒芜的战场,一个染血厮杀的男人,而梦的最后,是白鸽叼走倒下的男人手里紧紧拽着的蓝色头巾。

诸葛亮没有反应,自始至终都是默默的、安静地看着一帧一帧划过去的梦境。


『是失败了吗』


至尊宝垂头丧气地想,而诸葛亮却在黑暗中落下泪。


悄然无声。


至尊宝为诸葛亮编织的最后一个梦,是男人抱着至尊宝亲吻,他们抱在一起,而仿佛此刻便是海枯石烂的永恒了,彼此心照不宣的沉默。


“你怎么一直在我心上挥之不去啊。”


他最后闭上眼时,抓着手中的蓝色头巾轻轻地说道


234年,诸葛亮病逝。



05.

“宝宝,宝宝。”


“嗯,怎么了呢,前辈。”至尊宝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庄周平时惨白的脸却因兴奋而染上一丝红晕,他抓住至尊宝的手,轻声说道,“宝宝,我跟你说啊,我能涯归了。”


这下至尊宝是彻底清醒了。


“嗯,恭喜前辈啦。”

至尊宝衷心为庄周感到高兴,即使他一直明白,涯归意味着什么。



——庄周会死。


再一次死亡,涯归是他最后一次织梦的机会,他会把自己的灵魂编织进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扁鹊的梦里,然后在梦中与他相遇。


这些都是在归梦涯里提灯守候的伊势巫女告诉他的。


他只见过伊势巫女一次,那次他离开归梦涯时,问伊势巫女为什么在这里提灯,伊势巫女笑笑,揪着辫子,用脚趾尖在海面划出一道道涟漪。


“我在等一个人。”


“他会踏着万千星辰,驾着专属勇士的船给予我救赎。”


“我在等他。”


可能是归梦涯里所有的人都一直相信着,

『终会遇见』

06.

归梦涯来了一个新的织梦人,叫李白。

李白很懒散,一天到晚都找不到他的身影,每次至尊宝找到他时,他都是抱着一个酒壶哭成一团。


“韩重言老子和你势不两立。”


可能韩重言于李白,就是铠于自己吧。至尊宝想着,就把李白背回了家里。



07.

他一直以为涯归于他是一件很遥远很遥远的事。


如果他没有遇到他。


也是淡蓝色的头发,凌乱地披散着,或许是很久很久没有修剪了,但他的眼睛却和诸葛亮的不一样,而是一片浑浊的灰——他什么也看不见。

『看不见吗』

至尊宝站在他身后,伸出手,指尖却透过他的身体。



“宝宝?”


他却突然慌了,声音也因颤抖而染上一丝哭腔,他的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手指不停地重复着屈伸的动作,搅乱的却是至尊宝的心。


至尊宝想抱住他,却一次又一次地穿透他的身体。



『啊啊,都快忘记了呢』


『对了,其实我已经死了』


他却突然安静下来,垂着头。

“宝宝,至尊宝,我好想你啊。”

至尊宝僵住,记忆突然一点一点涌上来。



08.

“铠哥,铠哥,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露娜。”

“铠哥,我和露娜分手了。”

“铠哥,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露娜。”我爱的从来都是你,一直都是你,自始至终,刻骨铭心。

“铠,我喜欢你。”


“呐,我们,在一起吧。”


“铠,以后我走了,可千万别想我了,嘿嘿,要不你就再找一个女朋友吧,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啊。”


“铠哥,铠哥,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

自始至终,刻骨铭心的那一种啊。

09.

至尊宝在编织自己织梦人生涯的最后一个梦时,把自己的灵魂编织了进去。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


10.

他抱住铠,他能感受到身体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所以,一定要再告诉他一次』


“铠,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真的……”


“好喜欢你啊……”


11.

“宝宝,我也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12.

归梦涯来了一个新的织梦人,

叫张良。

13.

『人生有涯,而梦无涯』


『可能所有的织梦人都是一个循环呢』

14.

“见面第一句话说什么好呢。”

“对了,”

“我叫至尊宝。”

15.

而终会遇见。